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感受教师的幸福 分享教育的快乐

Work in zhe garden for enjoyable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我的教学随想三则(已发表)  

2015-09-24 09:41:04|  分类: 美丽的生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教学随想三则

夏献平

一、谈我最棒

   “我最棒”——作为一句口号,对人有一定的激励作用,而受到了部分教育工作者的追捧。我觉得仅从字面上看,这句话没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好。我最棒有一定盲目性,甚至有一定误导作用,而天生我材必有用中的字,除了包含决心和信心外,还有强烈的责任感。
  “
我最棒的意识,在他人一声声你最棒强化下,很容易演化为孤芳自赏唯我独尊,使自己缺乏必要的反思,缺乏自我修正的机会,而导致错位和失败。相对于自己而言,他人往往就是一面镜子。镜子反映出自己的问题,不应该全怪镜子。我最棒的学生,学习成绩若没有显著提升,往往会埋怨学校管理水平不好,没好的学习氛围,教师的课堂不高效,家长不懂教育方法等,因为正反馈效应而使成绩更差。类似正反馈的实例比比皆是。教师的书没教好,会想到学生基础差,一起搭班的同行不配合,学生家庭教育有缺陷。单位没有管理好,怪下属不得力。自己的文章没发表,怪编辑有眼不识泰山,缺乏鉴赏水平。等等。其结果可想而知。有这样的想法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存在我最棒的意识,或多或少地存在逃避困难的心理。相比之下,长期在我最棒的氛围中成长的人,一旦明白了其实我不棒不够棒时,更容易被自己打跨的。不是吗?部分贪官”“庸官,自从成为官员后,慢慢陷入在您最棒的吹捧声中,时间一长,真以为自己最棒,就飘飘然,自以为是,我行我素,而走向犯罪。一旦被查,他们没有表现出最棒,个别人甚至显示出无耻的嘴脸。

   自信应该是一种登高望远的心理素质,自信的人有敢于正视现实的勇气和气魄。在前进的道路上遇到困难时,不是一味埋怨环境,而是敢于做自我反思,努力提升自己,以自己的实力去克服困难。天生为才必有用更符合这些特征。虽然山外有山,我并非最棒,但天地造就了我,必有它的用处。虽然我不一定很棒,但我就是我,我必是一个有用的人。上面写得比较空洞,因为我的随笔并不

二、别将所有学生当状元培养 

     一个人本来经努力可挑80斤重,你却硬给他压160斤,以致因伤而50斤也挑不动或走不远。

   曾多次听过伴性遗传新授课,教学对象是高一学生。教师上课讲的内容很丰富,条理也很清楚。在讲完色盲遗传后,教师大多会讲到其他各类遗传病,例如Y染色体遗传,还会讲到XY染色体同源区段和非同源区段基因遗传的区别等,教学内容有多地高考或模拟题的影子。教师也会告诉学生,高考题是怎么设问的,等等.
   
还听过种群特征的复习课,教师在整节课里,花了很多时间讲授了J型曲线和S型曲线,并结合所发的导学案,列举了大量了有关种群增长率的计算和比较方面的内容。并在课堂上将某道高考题的答案根据教师讲授的理论做修改。这位老师比较敬业,搜集的资料也比较齐全,课堂上学生也很配合。

    我无意去点评某堂课,也无权去责怪同行。而是要以此来说一种现象。这种现象都或多或少存在在于我们的课堂: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将学生当状元来培养。不,是以远高于状元水平的要求来对付他们。因为状元高考时,可能只是某个内容某一题比较难,而考前备考的内容则是全方位的难。结果是,状元没培养出来,很多人连一本也考不上。多少人考上一本,是由招生部门确定的。相当一部分学校的学生他们的基础相对薄弱,或者说,他们不是那块状元的,更何况,高考是选拔性考试,状元毕竟是少数。
     
例如,某省一道题目,高考时几乎没有学生(包括状元)做对。但你却用来要求自己的所有学生。问题还不止如此。一些教辅资料,试图将最难的题,包括作者也解释不清楚的问题,集中起来,呈现给学生读者。就这样,教师就不知不觉地用全国各地最难的题目所确立的标高,来要求他们。具体点吧,某年某省考了基因互作方面的试题,其互作内容就成了考生的必修内容。同样,某年某省考了动作电位图,关于电位有关的大学教材上的内容就成为他们学习的重点。

       再回来看看学生,自由组合有关应用的水平不咋样,但一天到晚却琢磨“9331”的变式。色盲和白化病的特点没弄明白,却去分析变异对遗传定律的影响。即使是新授课,即使学生基础相对薄弱的学校,课堂内容也不知不觉地追求着,唯恐学生知识上不如人。结果是,学生眼高手低,难题不会,基础却很是薄弱。或者说,中学内容没有学好,大学内容却成为他们备考的重点。更可怕的是,一道图文繁杂的题目,花费了很多精力,但却是有争议的,答案不知所云。以致学生信心受损。从这个角度看,我们教学存在的问题,不仅仅在应试理念本身。
    
可见,我们鼓励学生在高考中取得成功,包括成为状元,但状元的培养也是要从打基础做起。
   
注:高考试题的总体难度可能是0.6,大多情况下更低,个别题是0.2以下。最难的题有时是出乎意料的是基础题。

三、评高考最有可能考的题

     近几年,每年高考前网上都会流行今年年高考最有可能考的题,对此,不必理会。因为按常识是这样的,最可能考的,也无非是个可能考,相对于《考试大纲》规定范围以外的内容来说,涉及《考试大纲》规定范围以内的所有题,都应该被认为是可能考的。

    不可否认,高考命题是按照《考试大纲》进行的,作为考生来说,按照《考试大纲》备考就没有错。只要高考命题人员有起码的创新精神,理论上,考生就不可能猜到一模一样的题。从这个角度上看,最可能考的,也是不会考的。同理,若只是从内容上认定其考的可能性的话,凡是《考试大纲》要求的内容,大多数都是可能考的。我们平时的所有按考试大纲命制的训练题,都是可能考的。再说,高考题有十几套,说最可能考的,到底是说哪套题可能考呢?

     我带过20年高三毕业班,最近几年都听到有人自称猜到了高考题,而事实上,其考试成绩并不一定支持这些人的观点。果真猜到了,也不一定是好事,因为猜到的题目,不等于百分之百地相同,其中存在的差异往往会让那些有思维定势的考生吃亏。不是发生过有老师平时训练题与高考一样而答案不一样的事情吗?2008年,哪个高中理科学生没有训练过有关基因突变的时期这样的题目呢?可以说,考生对此内容达到了熟记的程度,但由于他们没有好好看书,结果是熟悉此类题目的考生反而做错。原来,人教社高中生物课标教材的叙述与平时训练的题目的答案是有出入,高考答案与教材是一致的。等到高考试题出来了,仍然有老师感到不解。这一话题,在《中学生物教学》的互动栏目刊登过,当时刊登此的目的,就是想启发我们的读者去认真研究教材的变化,而不是一味地要高考和教材去适应我们的过时了的知识。高考既要适应教学实际,也要发挥指挥棒的作用,以促进中学推进课改,包括知识的更新。

     在网上搜索发现,最可能考的题目这样的内容,连新华网都曾转载了。我也好奇地打印下来了,整整17页,仔细一看,内容确实更吸引人,因为对每道题都写出了猜题理由命题指数(都是五星级),并且是用图片呈现且打上了网站图标,给你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,让你无法编辑,而产生雾里看花的印象。打印出来发现,有的题只有解析而没有题目。藏一部分不登,更显神秘,这是网站有意之为,就像某些作家小说中的此处省略****。我干脆看了一下课标版试题的解析,中看到“1个精原细胞一次减数分裂产生4个精子,感到非常遗憾,这是课标版的题吗?高中生物选修课本上明明写做1个精原细胞可以产生很多初级精母细胞呀。显然作者是将其与初级精母细胞搞混淆了,或者说,是根本就没有去研究课标版教材。又如,有道题,要考生通过重量来计算能量的传递效率,这类题目是过去的争议题。若高考命题人员还是这样的水准,那将是中学生物教学的悲哀。

      在考生集中精力回归教材,开展备考的时候,在考生心理上可能产生不安的时候,用最可能考这一醒目的字眼来吸引他们,其目的何在?更让我不解的是,像一些国家级的网站想要干什么,是为了帮助考生备考呢,还是要增加考生的负担?是要获取点击率呢,还是有其他目的?不管怎样,这是给正常的高考工作和备考工作添乱,是与维持良好的高考环境相抵触的。假设这些网站想真要为高考做点有用的事的话,为什么不将搜集到题直接发给教育部?若让这些宝贵资料给命题者参考参考,那才是做最有益的事。

     给学生出几道题,让他们参考,以查漏补缺,是无可非议的事,也是应该做的事,但若针对考前心理上的脆弱和好奇心来弄什么猜题,是不应该的。对于命题者来说,最担心的事,莫过于题目有科学性错误或被猜到,若被猜到,不仅是命题者和考试院(或考试中心)的不光彩,对公开猜题的媒体来说,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意味着给考生带来极大的不公平,直接威胁着高考的选拔功能和权威性,也是导致社会不安定的因素。请传播最可能考的媒体三思而后行。(刊于《中小学教材教学》2015年第9名师开讲栏目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